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土里巴人

即使路上没有花朵,我依然可以欣赏荒芜

 
 
 

日志

 
 

我一生最不想分离的朋友走了  

2017-06-28 20:23:43|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流鼻涕的娃娃朋友,饱受了整整一年病痛的折磨,长期医治无效,2017年6月25日11点离开了他的亲朋好友。 他走的很不舍,走的很痛苦,他几次 张开嘴说话,我们却一个字也听不清楚。
    磨基无语,长江落泪,往事依稀,纵有千言万语,也道不尽我对他的追思。他一生为人忠厚,襟怀坦白,热心快肠,乐于助人。路遇一些不平事,总爱打抱不平,拔刀相助,吃过不少亏,还总不接受教训,一如既往,嫉恶如仇,侠骨仁心。
    他为人正直,坦坦荡荡,宁愿负自己,绝不负他人。
    待父母,他倾注爱心,常怀感恩。
    待妻子,他饱含深情,寸草春晖,相敬如宾。
    待子女,父爱如天,要求严格,舐犊情深,扒肝扒心。
    待家人,和睦融洽,和气致祥,互相关爱。
    待同学,团结友爱,互相帮助,携手并肩。
    还在学生时代,他聪明刻勤奋,刻苦好学。
      参加工作后,兢兢业业,踏踏实实,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从不落人后。
    我记得他多次说过,“小学连队员都不是",但是,他热爱他的学校,热爱他的同学,尊敬他的老师。他比某些共产党员更热爱我们的祖国,热爱我们的党,热爱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每当听到那些时不时抵毁毛主席形象的语言,你都义愤填膺,要砸烂这些人的狗头。
    他我是发小,我是流鼻涕的娃娃朋友,我们不是兄弟,我俩胜似兄弟。
    我谢谢他曾经与我为伴几十年,谢谢他曾经与我为伴徒步从北京出发,拜西柏坡、拜刘胡兰家乡、拜大寨大队,听永贵大叔讲话;共趟汾河流水;共渡黄河险滩;徒行茫茫黄土高原,大雪纷飞的夜晚 闯越万里长城第九关---娘子关;最后到达宝塔山下--革命圣地延安。
      不该走的他走了,谢谢他给我的无数帮助,谢谢他曾经给我的不弃不离。
      他走了,是那样依依不舍,他走了,我们难舍难分。
      下辈子我同他还做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兄弟。
      他走了,到天堂去了,去天堂路好远,祝他一路走好;他走了,去天堂路好远,愿他一路平安。
      愿他在天国天天快快乐乐,愿他在天国年年平平安安。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