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土里巴人

即使路上没有花朵,我依然可以欣赏荒芜

 
 
 

日志

 
 

一个不能忘却的女性(55)  

2016-07-20 17:56:51|  分类: 一个不能忘却的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书       

     图片来自网络 

十里钢城见秋风,望收家书意万重。

还没有成人的年代,远离故土,思念亲人思念故乡的心情格外浓,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是一个天天都做梦的人,一些梦稀奇古怪,到武汉几个月了,常常思念的父母亲在梦中却没有出现一回,这俗话也俗的太没有普了。那时给家里通信一个月最起码有三次,信寄出六天以后,就开始关注学校传达室门口挂的一块黑板通知栏,上午通知栏上没有我的名字,下午还要去看一次,看到有我的名字,总有一股暖意袭上心头。收到同学的信也格外兴奋,那时写信的内容可不像现在海阔天空,除了汇报近况,就像入团入党申请书一样,一个二个思想进步得很,什么好好学习;掌握建设祖国的本领;团结同学;要积极要求进步;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挂念;我在学校生活学习都好,放心好了;偶儿也有一点家乡变化的消息。

冬天来了,地处长江中下游平原的武汉,比起地处丘陵的宜昌冷多了,江汉平原寒风咋起,横扫千军如卷席,吹得你鼻青眼肿,冷的一些人头都躲到大衣领子里面去了,真像个缩头乌龟。

星期六早上收到家里来信,读着读着,蓝色棉衣里的一颗心热了起来,爸爸妈妈在来信中说武汉的天气比宜昌冷多了,妈妈亲手做了一双棉鞋给你寄来了,不知合不合脚,不合脚立即告诉我,再赶做一双寄来。

吃了中饭,邀了两个同学迫不及待上蒋家墩邮局取出了包裹,到青山百货大楼楼上楼下空转了一趟,手里都没有钱啊,当然什么都没有买,饱饱眼福而已,回到了学校寝室,用剪刀剪开了包裹,是一双崭新的黑色棉鞋,用手伸进鞋子里,如同戴了一只暖和的棉手套,撑着撑着,里面好像还有纸片,摸出来,原来是二张一斤的粮票和一块钱。

看到如今这些不足挂齿的票证,当时的我眼睛都湿润了:那时妈妈一个月的口粮定量25斤,食油半斤,真的不够吃,一天基本上就只有8两米。记得在家里读书时,妈妈常常说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爸爸在单位上班,家里仅仅我和妈妈两个人吃饭,那时认真到母子俩按定量分两个钵子蒸饭,现在的人可能不可思议,当时好多家庭都是这样,先用小缸子应好米后,再放到钵子里,妈妈为了让我多吃一点,总是从她的钵子里又抓一点放到我的钵子里。

寄来的棉鞋穿在脚上舒服合脚又暖和,妈妈不知又熬了多少个白天和黑夜,光一双鞋底,先得用一些旧的布料铺在涂了米汤的门板上,粘一层、抹一层,拿到太阳底下暴晒好多天,晒干晒透后,又合着一些布料按脚的大小一层一层铺好,不然怎么叫千层鞋底,然后一针一线扎扎实实扎牢,因为鞋底比较厚,针不容易穿透,往往都用右手食指套上顶针协助顶穿鞋底,那可少不了千针万线,也少不了细细的针头好多次扎破指头流出殷红的血。鞋子针线密,眷眷慈母心。

如果说世界上有哪一种爱可以让自己放弃一切,那也只有母亲对儿女的爱。母爱像孩子饥饿时的白米馒头,母爱像冬天里的绒绒毛衣 。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