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土里巴人

即使路上没有花朵,我依然可以欣赏荒芜

 
 
 

日志

 
 

一个不能忘却的女性(连载)(4)回故乡  

2012-09-16 17:48:00|  分类: 一个不能忘却的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养父的家在山区,在乡下,在一个地名叫白沙驿的山乡,一个省级地图上找不到点和地名的地方。它虽然在宜昌到恩施的公路线上,却没有汽车在路上跑。唯一的商店铺子要进一些盐巴.碗.瓦罐.草纸等日用必需品,都是靠骡子或马从宜昌驮进山里,也有的是靠脚夫硬凭脚板用背篓背进山的。

白沙驿称得上穷山恶水鬼也愁。山上石头多,泥土少,树长的都不粗壮,好在人烟稀少,树枝棵棵的倒可供庄稼人一年上头烧火做饭和冬天烤火取暖的需求。水就干贵了,村里老百姓用水大都靠平时积攒山中沁出来的水。村中虽然也有一条小河,取名“干沟河”,平时基本上没有水流淌,就象一条干枯的沟,这可能就是它河名的来历。逢到老天爷落雨,小小的干沟河也会水流喘急,汹涌澎湃,远远的都能听见河水的咆啸。只要雨一停,第二天干沟河的水又莫名奇妙的不见了,就象小河有暗道一样,干沟河的水不知了去向。

他们那里的田都是旱田,平时种田都不用耕牛,都是坡田,当地人又没有围梯田的传统,种庄稼都是点种。一年365天都吃不上一顿大米饭,一年上头都是围着洋芋.苞谷和苕打转转。山坡种庄稼还有不少道道,什么一年种,二年收,三年四年大丰收,每到初夏过后,坡上绿油油的包谷叶子随着风的吹拂,一起一落宛如翻滚的绿色波浪,看得人也心潮起伏,美滋滋的。秋天,一颗颗一人多高的包谷杆子远远望去,满坡金黄,看得人心潮起伏,喜洋洋的。

有的村子还能看到柿子树和稀少的核桃树,也有桃子树,只是年年树叶绿,不见树上有桃出。

当地的人还有一个习惯,因为人太穷,不管男的还是女的,不管老的还是小的,睡觉都是脱的光光的。

养父养母回到家的第二天,亲朋好友都上他家来看望他们,乡里的消息也传得快,说开甲哥出去几年回来了,还带回一个漂亮媳妇,那个双眼皮眼睛大的啊......都像看稀奇一样。

说真的,年青时的养母是有摸有样,头发又浓又黑,两个时髦的辫子搭在两个肩膀上,一双大大的眼腈象明镜似的,由于有点近视,看人的时候眼睛总爱咪一下,配有两个酒窝的脸上又常常挂着微笑,皮肤白净白净的,大伙儿都说像上过洋学堂的。

来的人还不少,男人的头上都裹着头巾,以蓝色的为主,女人的头上都搭着一条毛巾,以白色为主。回家的他们给每人递上一杯茶,拿出从贵州带回的香烟招待乡亲,有的舍不得抽,放到荷包兜里带回家同家人共享。几年不见的乡亲们热热闹闹到很晚才各自离去,离去的人手中拿着火把,吼着当地的山歌一路而去。

接连几天又象过门似的拜访了一些亲戚长辈,才消消挺挺休息了几天。

养母倒底不是农村人,又不会种田,不适应乡下的生活习惯,取得家里老人同意后,只在乡下呆了一个来月,便双双跑到宜昌来谋生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