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土里巴人

即使路上没有花朵,我依然可以欣赏荒芜

 
 
 

日志

 
 

人民日报再论收入分配:莫认为国人“能忍”(摘要)读后  

2010-05-25 18:1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决这个问题正是时候”

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说:“我国要实现全面小康和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两个目标都需要妥善解决包括分配失衡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来实现。未来10年是全面小康建设的攻坚10年,也是迈向共同富裕的关键时期。这个阶段必须要处理好收入分配不公、腐败等社会反映强烈的问题。”

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说:“当前由于收入分配失衡导致的社会情绪积累,容易让人民群众对我们的基本经济制度产生不信任感,甚至出现了‘公有制不能实现共同富裕’‘劳动不再光荣’等认识偏差,国家层面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必须从战略高度整合社会认识分歧。”

“收入分配问题,早一些时间解决可能没有实力,太晚时间解决可能错失很多机会,导致问题积重难返,现在解决这个问题正是时候。”杨宜勇说,当前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要综合运用三个条件:一是3.5万多亿元的中央财政收入能够解决大量的民生问题,有了共享的财富基础;二是解决收入差距过大、分配不公的强烈意愿和社会共识,可转化为推动改革的势能;三是国际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为我所用,即别人“吃一堑”、我国“长多智”。
    .......

    二是“自动修复论”,或“市场调节论”。还有一些人认为,收入差距扩大是市场经济带来的必然结果,最终还要靠市场机制去解决。突出表现在劳资关系上,对于农民工长期低薪问题,他们错误地认为,劳动力价值是由市场机制决定的,政府不能去干预,政府只能出台最低工资指导线。对劳资分配中出现的新动向、新矛盾,他们往往只从维护社会稳定的角度去看待,很少思考当市场之手失灵后,政府之手究竟该如何出招的问题,处于一种无为状态。...

    三是“没什么大不了论”。也有一些人认为,中国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强的,收入分配差距拉大,还是处在可承受的范围,不应该大惊小怪。一些地方把廉价劳动力作为招商引资的重要条件,在提高劳动者报酬上积极性不高,各地都有“比低”而不是“攀高”的心理。

     ......

      接受采访的各界人士认为,抓牢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战略期”要综合推进五大改革:一是国有企业利润分配改革,让国有企业利润通过适当的方式体现全民共享;二是垄断行业改革,尽最大可能减少垄断对分配格局的扭曲作用;三是社会保障制度重大改革,切实提升中低收入者的生活“安全感”;四是综合财税配套改革,特别要在调节中央与地方的税收分配比例以及调节高收入者收入等方面,出台切实可行的税收调节手段;五是工资制度改革,围绕“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目标,加大工资制度改革力度。

他们建议,“十二五”期间,我国应更加重视立法对调整收入分配格局的基础性作用,加强立法规划研究,把解决收入分配问题逐步纳入法治化轨道。

 

      以上是人民日报再论收入分配:莫认为国人“能忍”的摘录,“莫认为国人‘能忍’”点出了要核和要害,不是吗?不同群体之间的收入差距不断地拉大,近年来,多数民众都感觉用钱紧了。明明GDP还在增长,平均工资也在不断增长,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占全国职工8%的国企高管及垄断行业职工收入(应该还有事业单位和相当于事业单位的企业行业职工)占到了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55%,而其它92%的职工收入只占45%;2006年职工工资低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人数占81.8%。假如不幸归于了“大多数”,工资实际上是在“负增长”。

    当前收入和分配最不合理的地方是政府部门和垄断行业,一些垄断行业的高管打着各种旗号给自己涨工资;政府机关公务员收入“旱涝保收,年年见涨”,只有普通老百姓的收入“被增长”,现在的工资没有真正按应有的规则进行。社会主义的“同工同酬,多劳多得”分配原则到哪里去了,好像再没有提了,是不是过时了?有些有权有势的人不把老百姓的利益当回事,一再践踏社会公平与正义,直接导致了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均,这种情况是不是早就应该遏制了?

     “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这句话是不是可以少用或是不用了,改革开放的初期,它为我们的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和经济发展提供了推动和保护的功能,这句话的内涵肯定一点也没有错,但它的外延,外引保护了一些错误,失误,罪过,保护了本应拼弃的贪腐等,“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掩饰和保护了很多不应掩饰和不应保护的问题,酿成了一些问题的“积重难返”。

   “ 农民工”这个提法正确吗?工人就是工人,农民就是农民,不论什么人,凡是在工厂做工的就是工人,在建筑行业做工的就是工人,城里人到农村种粮种菜他(她)就是农民,农民在自己的家乡工厂里做工,他(她)就是工人,工人或农民应该以一个人从事的工作类型来划分,“ 农民工”带有歧视性,就像低人一等,应该取消这个提法。

    “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是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一再提及的,“合理分配”是社会和谐的命题,是社会稳定的大题,不能掉以轻心。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